东方时评丨当剧本也玩上了“直播带货”
发布时间:2020-04-27 04:15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听过直播带货、直播逛博物馆、直播演唱会,但你听说过直播卖剧本吗?最近,受疫情影响而暂停的影视行业还没有完全恢复,有这样一场直播活动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一个多小时的

   听过直播带货、直播逛博物馆、直播演唱会,但你听说过直播卖剧本吗?最近,受疫情影响而暂停的影视行业还没有完全恢复,有这样一场直播活动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几位编剧轮流介绍自己的原创剧本,等待有意向的人前来合作。

   (4月20日中国新闻网)热播剧高收视,写剧本高风险——多少年来,这似乎成了编剧市场的魔咒。 更何况,疫情当下、院线凋零。 有数据显示,2020年初至今,有5328家影视公司注销或吊销,是2019年全年注销或吊销数量的倍。

   在柜姐们纷纷开始居家直播带货的时候,编剧界“心有戚戚焉”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此,无论是“花式自救”、抑或是“跟风搭车”,剧本也玩上“直播带货”总比放弃挣扎的强。

   据称,4月3日、14日,两场直播卖剧本大会悄然举行,第一场7000多人次围观,第二场2000多人次围观。 不过,直播虽然是个不错的“筐”,是不是什么都能往里装呢?或者说,直播带货到底有没有边界、能不能让所有线下交易统一升级为线上版?这个问题,仍有商榷空间。

   剧本这个东西,恐怕不是一支口红那么简单,甚至也不是一栋房子能一眼望穿。

   PPT营销连手机产业都被吐槽,更何况是文化艺术行当?当然,有人说原创编剧就像是“在刀尖上行走的一群人”:在制作公司上班的,想要出头成为大编剧千难万难;而在市场上流动的,则每天可能都要面对“面包和远方”的拷问。 行业内最大的坑,就是“骗稿”,约等于自媒体圈的“洗稿”。

   只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杀手锏应该是“版权保护”和“行业自治”,直播这种广撒网、粗线条的营销,不谈能否医治多年的行业痼疾,恐怕也未必适合表演能力有限的编剧们。

   说真的,我并不看好所谓的“直播卖剧本”,这当然不是说剧本有问题,而是这种错位的营销模式实在让好好的剧本销售进入无比尴尬的境地:一则,剧本不是快消品,买得起、用得上的基本都在有限的圈子里。 既然如此,还不如在视频会议平台上开个业内拍卖会更实际。

   二则,编剧们自己直播带货风险太大了,别以为会写字的就是薇娅、就是李佳琪,写故事和讲故事本就是两种能力。

   这就像网络主播和电视主持是两个行当一样,让编剧自己抛头露面讲故事,到底是给剧本加分还是减分呢?当我们的编剧在镜头前大声吆喝着——“市场前景是亮点”“小成本剧,只需要300万元”“别家都是挂羊头卖狗肉,我这是真的”……尬聊到这个份儿上,编剧界的斯文与体面,算是碎裂到渣滓都看不见了吧。 长远而言,剧本要能有序高效地与资本对接,“直播带货”充其量也只是这条路上的小甜点。 文创的远方、直播的边界,在这个焦虑而浮躁的春天,都该好好静下心来想一想。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